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手机版

从宗贤廖鸿章的一篇谱序引发的追思

廖氏源流  |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07-08 10:56:14
    尝闻能言祖先者,郯子见称;不认远祖者,狄青贻销;甚哉!世系当明,族谱之不可不修也,盖谱不修则世次不明,数傅之后将有喜不庆、忧不吊、相视若途人矣。
  我家族谱上有一篇谱序,作者是清朝乾隆时期的翰林廖鸿章,抄录如下,与各宗亲共享:

  尝闻能言祖先者,郯子见称;不认远祖者,狄青贻销;甚哉!世系当明,族谱之不可不修也,盖谱不修则世次不明,数傅之后将有喜不庆、忧不吊、相视若途人矣。故古人于族谱有作亭以贮之者,有历叙得姓以来二千五佰年者,凡以尊本支,支辩世系、敦伦睦族,于是乎,在否知源流无稽,姓氏相沿易混,又安识其世系之真本源之哉。余宗自花公派传闽汀,子孙蕃庶,家谱所载,未尽可稽。辛酉春,余从江右等处会族,因遍观各处谱系所载光景公以前世次凿凿,余家谱未之载也,其中所有三郡及光景公子止三人,此与余家谱异者,余各录其谱以归藏之,故俟后之修谱以考其同异也。呜呼,为人子孙者,顾可不究其本源哉,昔谢景仁为族谱而闭户数年,略召不启,良有以也。余羁縻官署欲修焉,而未逮也。今岁冬至,奉旨迎养,便道至乍会微猷弟于馆,次适赤境,云泽叔在乍发迹,为久远计,向余言曰:家之有谱也,尚矣,有谱知后之子孙,乃能有我祖我宗戚至于斯者,皆得以谱之作而称谓无讹,不然数傅之后,恐不能言祖矣,兹以谱请恳为序之,余闻而喜叔能昌大其门闾,故出江右谱帙付微猷弟编定弁数,有序首以志泽叔之能念先垂后云。---大清乾隆壬戌岁阳月,赐进士出身翰林院检讨加一级,鸿章南崖氏撰。

  我读这谱序深感好奇,为什么会有他的序言,因为古代翰林是了不得的人物,想想他该是本族福建始祖花公的子孙,果然在花公世系中找到了,请看:

  廖鸿章世系:1、花公-2昌公-3政公-4太三郎-5千九郎(字庆善)-6月山-7均显-8完夫-9子清-10以智-11世稳--12本(王车王)注:此字不识,百度查不出来。-13宗兴—14南峰-15思峰-16煌美-17集禧-18木野-19瀛海-20南崖(讳鸿章)

  再从谱上查找得知其先祖讳宗兴公(花公十三世)于明朝正德、嘉靖年间由溪南里黄竹隔迁徙太平里清溪,繁衍至今,已历17代,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其中廖鸿章家族后裔移居上海嘉定),清溪原名青坑,位于永定河上游山间谷地,四周青山并峙,钟灵毓秀,地灵人杰,自19世至25世7代,共考中7个进士(内有5个翰林)、7个举人,是科举史上的奇迹。邑人称为“独中青坑”。

  青坑的四代五翰林、七进士、七举人,简历如下:

  五翰林、七进士

  廖鸿章(号南崖),乾隆二年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后为翰林院检讨,掌教苏州紫阳书院。

  廖文锦(号邵庵),鸿章之孙,嘉庆十六年进士,入翰林院,历充国史馆纂修,道光元年任江西乡试主考官,道光二年出知河南南阳府、署南汝光道(从三品官)。

  廖惟勋(号椅城),鸿章长曾孙,道光十三年恩科进士,入翰林院。后调贵阳府加道衔,署贵西兵备道,历署西安、铜仁、都匀知府。

  廖寿丰(号谷似),鸿章长玄孙,同治十年进士,入翰林院。后调河南布政使,光绪十九年授浙江巡抚(从二品官)。

  廖寿恒(号仲山),鸿章次玄孙,同治二年进士,入翰林院。光绪二十三年晋升为刑部尚书,光绪二十五年调任礼部尚书(正二品官)。

  廖瑛(号璞完),(廖鸿章之侄)乾隆二年进士,在刑部多年,主政户科,掌京畿、山东、浙江各道监察御史、云南驿监道,后升为江西按察使,署布政使(正三品官)。

  廖文蔚又名霞峰,字道辉,嘉庆年间进士。

  七举人

  廖冀亨(号瀛海),鸿章之父,康熙二十九年举人,后任江苏吴县知县,署苏州府,移居江苏吴门,后裔再移居上海嘉定。

  廖琦 (彩若),乾隆六年举人。

  廖寿谦(号晓岑),乾隆三十年举人,后任福建政和县教谕。

  廖文翟(号华卿),道光五年举人,授花县知县加同知衔,历署曲江、徐闻、东安等知县。

  廖惟嵘(号笠仙),道光二十年恩科举人,授靖江县学教谕。

  廖世纶(号绶青),光绪三十二年工科举人,后任民国工商部、农商部佥事科长、代理工商司司长。

  廖叙畴,光绪三十二年政治科举人、法国政治学士,后任驻法国巴黎总领事、驻俄大使馆头等参赞。

  历史事迹:

  数百年来,清溪廖氏英才辈出,现选择其中著名的介绍如下。

  一、廖冀亨,康熙二十九年举人,知吴县。值岁祲,赈饥宽赋,全活无算。尤善决狱,摘奸发伏,民无能欺之者。公余课士,躬自丹黄。解组,寓苏20年。归,士民赠言盈册,订为《仁声集》,有“谁说吴肠木石如,廿年爱戴尚如初”之句。

  二、廖鸿章,清雍正、乾隆年间人,号南崖。从小聪敏,勤奋好学,在父亲的督教下,课业日进。乾隆元年(1736年)参加乡试,考中举人。第二年与侄廖瑛一起到北京参加会试,两人同时得中进士。接着参加朝考,成绩优良,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入翰林院内的教习馆肄业三年,散馆后授检讨。不久,经在籍礼部侍郎、著名文学家沈德潜的推荐,出任苏州紫阳书院掌教。苏州向称人文昌盛之地,但是,那里的硕儒耆宿、青年学子,对鸿章的博闻广识,循循善诱,无不钦服。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高宗南巡,曾到紫阳书院视察,特赐诗表彰。晚年定居嘉定。

  鸿章继承父风,善于教育儿孙。他传下的四代中,出了4个翰林,3个举人,这个“科第世家”加上鸿章侄辈及其后人中的2进士、4举人,构成了永定俗语“独中青坑”的科举奇迹。

  其文学书画亦颇有造诣。画作有《历代帝王巡幸图》,文学著作有《黎余诗草》、《紫阳课艺》、《勉学歌》等。

  乾隆赐诗与《勉学歌》

  廖鸿章经在籍礼部尚书、著名文学家沈德潜的推荐,出任苏州紫阳书院掌教。苏州向称人文昌盛之地,但是,由于其博闻广识,循循善诱,培养了不少举人、进士,声名远播。那里的硕儒耆宿、青年学子,对其无不钦服。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高宗南巡,曾到紫阳书院视察,特赐诗表彰廖鸿章:“书院邻泮宫,讲学兴贤俊。斯为储才地,董率尤当慎。潜老鸿章继,相让如廉蔺。章更闽中人,紫阳道应振。性理无奇言,躬行敦至训。人已审所为,改过要不吝。去华以就实,素位惟守分。克己苟弗力,外染将乘衅。适因礼至圣,宫墙仰数仞。过兹接诸生,为诵勖新进。暇当伏剡藤,挥毫意以运。”

  廖鸿章亦步原韵恭和:“幸学礼先师,瞻天率群俊。衿佩来彬彬,拜服同恪慎。恩光照葵藿,薄植惭莞蔺。正学师紫阳,勖以前修振。微臣纵孱弱,敢勿祗明训。鹿洞有遗规,敦行去疵吝。煌煌御书额,学古贵循分。自炫与自媒,一失丛百衅。兹当共讲习,美富窥数仞。先后读赐诗,谆复励后进。愿言日切磋,上应文明运。”

  此事时人视为殊荣。后来廖鸿章的后裔在迁徙地嘉定县建有“赐诗亭”以作纪念。

  廖鸿章继承家风,善于教育儿孙。他写的《勉学歌》曰:“东方明,便莫眠,沉心静气好读文。盥洗毕,闭房门,高声朗读不绝吟。食了饭,便抄文,一行一直要分明。听书后,莫撄情,书中之理去推寻。过了午,养精神,还要玩索书中情。沐浴毕,听讲文,文中之理须辩明。食了夜,聚成群,不是谈书便说文。剔银灯,闭房门,开口一读到鸡鸣。后生家,只殷勤,何愁他日无功名。”成为旧时永定人教育学子读书求学的经典名篇,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后人。从中也可窥出廖鸿章后代所以能够科名接踵、创造科举奇迹之一斑。

  廖鸿章智作咏梅诗

  一天,廖鸿章陪乾隆郊游,从一墓地前经过,乾隆指着墓前的石人问:“这是什么?”廖鸿章未经思索便脱口而出:“仲翁。”乾隆一听便知错了,随即吟诗一首:“翁仲说成是仲翁,可知前日少书攻,实属不堪赐林翰,贬去扬州做判通。”乾隆在诗中不仅指出了廖鸿章的错误,而且故意将“攻书”、“翰林”和“通判”颠倒过来,诗中之意是廖鸿章不能做翰林,只能到扬州去做个通判。顿时,廖鸿章觉得羞惭万分。当天晚上,为了这件事,廖鸿章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思量着用什么方法来挽救。三更时分,他忽然想起:“后天是四月初一,按照习惯,每月初一乾隆必定去某寺烧香。”于是,他起床更衣,然后连续写了100首咏梅诗,准备让这些咏梅诗改变乾隆的口谕。

  第二天,廖鸿章做了一番详细而周密的部署。他一边请人装裱这些咏梅诗,一边派人到某寺门前租一间屋舍,精心装饰布置一番,门匾上题了“梅馆”二字。然后,连夜将100幅装裱好的咏梅诗悬挂在“梅馆”四壁,厅中圆桌上放了一瓶造形逼真的假梅花。

  第三天拂晓,廖鸿章带着书童来到“梅馆”。自己躲在厅中屏风后面,让书童到门口守望,如乾隆到了即刻禀报。早上,乾隆微服来到寺前,下得轿来,被文雅别致的“梅馆”所吸引。他好奇地踏进门槛,然后细细欣赏了这些咏梅诗,情不自禁地赞叹:“真是翰林之材啊!”廖鸿章听见后,大步流星地从屏风后面出来,叩谢乾隆的封赏。于是,一场翁仲贬谪的风波就此平息。

  廖鸿章焚稿会友

  一天,翰林王见川写了几篇文章差书童拿去请廖鸿章修改。清晨,书童来到清溪,在小溪边,见到一个老翁戴斗笠坐在溪边石上钓鱼。书童上前打听:“老伯,有个叫廖鸿章的翰林住在哪儿?”廖鸿章问:“找他何事?”书童讲了来意。廖鸿章说:“原来是为高陂桥写‘一道飞虹,人在青云路上;半轮明月,家藏丹桂宫中’对联的才子。”便要书童把文稿拿给他看。廖鸿章认真看完书稿,一边说“写得不错,写得不错”,一边点火把文稿烧了。书童看了着慌,忙说:“我家老爷吩咐是给大人修改的。”廖鸿章若无其事说:“请过两天来拿就是。”便打发书童回去了。

  书童回家,把事情一一向王见川说了。王见川大惑不解,心想:廖鸿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过了两天,书童又到清溪找廖鸿章。廖鸿章仍在溪边钓鱼。书童道明来意,没等说完,廖鸿章便说“不忙,不忙。”说完,把准备好的笔墨纸砚拿出来,把那几篇文章写下,交给书童:“回去叫你家老爷到寒舍指教指教。”

  书童回到家,又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王见川。王见川接过文稿一看,竟然从头到尾一字不漏,不禁惊叹:“真是名不虚传!”次日,王见川带了书童亲自去清溪拜访廖鸿章。

  三、廖瑛,号璞完,乾隆二年进士(与其叔鸿章同榜),在刑部多年,主政户科,掌京畿、山东、浙江各道监察御史、云南迤东道,后升为江西按察使,署布政使(正三品),有政声。

  廖瑛怒斩道台

  廖瑛任江西按察使,一天接到一封申诉信。信中讲了一桩冤案。原来江西有一道台是世家子弟出身,他依仗权势,横行不法。一次,他借母亲做寿大肆勒索,下属纷纷进献金银财宝,惟独万安县令唐某平素清廉,两袖清风,只送些薄礼。道台大怒,当众奚落。以后又处处刁难,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唐令忧愤成疾,最后吞金自尽。死前写下一封给廖瑛的申诉信,请求给予申冤,交给妻儿,叮嘱务必送达。廖瑛接到申诉信后,当即下去查得实情,又获悉道台其它许多劣迹,于是把道台逮捕处决。民心大快。

  四、廖文锦,号邵庵,十岁能诗,时人目为神童。嘉庆十六年进士,授国史馆编修。历充国史馆纂修提调,文渊阁校理,南阳知府,署南汝光道台(从三品官),屡平冤狱。道光元年任江西乡试主考官。曾为南阳武侯祠大殿题匾“隐居求志”。有《佳想轩诗钞》。

  五、廖惟勋,号椅城,道光十三年恩科进士,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后调贵阳府加道衔,署贵西兵备道,历署西安、铜仁、都匀知府。

  六、廖寿恒(1839—1903),清末大臣。祖籍永定青坑,后居江苏嘉定(今上海市嘉定县),字仲山,晚号抑斋。同治二年进士。历任湖南学政,国史馆纂修,侍读学士。光绪十年(1884年)署刑部左侍郎,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光绪二十三年晋升刑部尚书,25年调任礼部尚书(正二品)。中、法战争中,寿恒疏言:“法以传教为事,今乃思辟商务,取径越南。越固我籓属,万无弃而不顾之理。臣愚以谓今日有必战之势,而后有可和之局。李鸿章威望最隆,北洋劲旅,非他人所能统御。宜饬鸿章仍回北洋大臣本任,坐镇天津,以卫畿辅,而饬署督张树声还督两广。树声忠勇宿将,必能相机进讨,以伸保护属国之义。两督臣各还本任,事属寻常,可不启外人之疑;而进战退守,能发能收。彼若悔祸,自可转圜。若必并吞越南,则是兵端自彼而开,不得谓为不修邻好。”

  法越和议成,寿恒复上疏言:“风闻法使至天津,称越南既议款,因以分界撤兵事要约李鸿章,鸿章拒不允,拟即来都磋商译署。论者谓当虚与委蛇。不知法据越南,去我之属国;逐黑旗,撤我之籓篱;通红江,夺我滇江之大利。先机已失,不可不图挽回。为今之计,直宜以欺陵小弱之罪,布告列邦,折以公法,令改削所立条约。河内、安定,一律让还,然后缓议法越通商之约。现闻津海防务,已饬备严整,军容改观。臣谓仍当选派知兵大员,率兵轮驶赴越都,以观动静。又飞檄广西防军援助刘永福,增兵制械,迅拔河内,以扼敌冲。河内既下,北圻乃安。盖我不与法构兵,永福不能不为越守土,故迩来阴助黑旗,屡战皆捷。法人不得已,乃讬言保护。永福忿懑填胸,苟奉诏书,无不一以当百。如此,则滇、粤之边患稍纾,越、法之兵端可戢。”寿恒又以:“根本之计,责在宸躬。跬步不离正人,乃可薰陶德性。拟请皇太后、皇上,御前太监务取厚重朴实之人,其有年纪太轻、性情浮动者,屏勿使近。并请懿旨时加训饬,凡一切浅俗委琐之言,勿许达於宸听。庶几深宫居息,无往非崇德之端,或可补毓庆宫课程所不及。至於宫廷土木之工,内府传办之件,事属寻常,最易导引侈念。伏原皇太后崇俭黜奢,时以民生为念,俾皇上知稼穑之艰难,目染耳濡,圣功自懋。如是,则慈闱教育,更胜於典乐命夔。”疏入,上为之动容。

  二十三年,迁左都御史,入军机。明年,调礼部尚书。太后训政,命出军机。以疾乞休。二十九年,卒。《清史稿》有传

  七、廖寿丰(1836—1901年),号谷似,又字暗斋,晚年自号止斋。江南嘉定(今上海嘉定)人。咸丰八年(1858年)举人。同治十年(1871年)进士,改庶吉士,为国史馆编修。清光绪七年(1881年),任浙江粮储道。光绪十年中法战争爆发后,奏请浙漕海运,折漕收银。光绪十三年,为贵州按察使,次年调浙江。光绪十六年,任福建布政使。旋至河南,任布政使与护理巡抚,革除河工陋规,修筑孟县小金堤石坝,疏通济河,导黄河入海。光绪十九年,为浙江巡抚。光绪二十四年,奉旨推行“新政”,办蚕丝厂,开蚕学馆与武备学堂,发布制茶新法,试行内河小轮船,请设求是书院(浙江大学前身)等。后引疾回归家乡,捐银3000多两,在故里创办清华书馆。有《廖中丞奏议》。

  八、廖世纶(绶青)为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工科举人,曾任民国工商部、农商部佥事科长、代理工商司司长。;

  九、廖守谦字晓岑,清乾隆乙酉科举人,任福建政和县教谕。

  十、廖琦字彩若,为乾隆辛酉举人。

  十一、廖文翟字华卿:清道光乙酉举人,授花县知县加同知衔,历署曲江、徐闻、东安等知县。

  十二、廖惟嵘字笠仙,清道光庚子恩科举人,授靖江县学教谕。

  十三、廖叙畴,清光绪丙午政治科举人、法国政治学士,曾任驻法国巴黎总领事、驻俄大使馆头等参赞。

  清溪廖氏政房裔孙自十九世至廿五世仅七代,共考中七个进士、七个举人。难怪世人都说“独中青坑”。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清溪所中七个进士,有五个为翰林,即廿世廖鸿章,廿二世廖文锦,廿三世廖惟勋,廿四世廖寿恒、廖寿丰(两人系亲兄弟)为翰林,此乃清溪“四代五翰林”; 我国清代最著名的翰林世家为安徽桐城的张英六代十二翰林,青坑廖鸿章四代五翰林和江苏常熟蒋伊五代五翰林并列为第二位翰林世家。并且,七个进士中,两个为二品,两个为三品大官,他们功名显赫,真正做到了光宗耀祖,廖氏繁荣有他们的历史功绩,值得怀念。上面仅叙述至民国初期,廖鸿章后人在当今之世仍然人才济济,出类拔萃,因篇幅所限,不再赘述。

  花公28世孙廖风长谨录

  二〇一五年七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