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手机版

封闭数十年 太平门门洞“重见天日”

风土人情  |  来源:重庆商报 发布时间:2015-05-27 10:25:00
    去年底至今,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对太平门进行了长达半年左右的发掘。目前,封闭数十年的门洞已经“重见天日”,最高处5.7米,最宽处4.55米。
 
  古代重庆人从水码头上岸之后,哪条路能最快抵达当时繁华的白象街、四方街,答案是太平门。

2013年,一次施工中无意间发现了消失数十年的太平门。去年底至今,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对太平门进行了长达半年左右的发掘。目前,封闭数十年的门洞已经“重见天日”,最高处5.7米,最宽处4.55米。

城门中间还有“闩”

用来防御敌人

昨日下午,记者跟随重庆文化遗产研究院组织的“重庆考古发现”活动来到太平门考古现场。在渝中区四方街,太平门遗址发掘现场被围栏拦住。进入围栏后,踏着城门上的石板路一路向下,太平门门洞便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门洞内外侧高度、宽度也并不相同。据介绍,门洞最宽处4.55米,最高处5.7米。从门洞中间的墙体上还可看见5个洞。

在重庆目前保存下来的城门门洞中,太平门的门洞算是比较大的,东水门的门洞宽3.2米,通远门的门洞也只有3.2米宽。

“这些洞是当时用来插横木的,曾经这里有一扇门,横木是用来闩门的。”现场考古工作人员孙治刚介绍,这扇门的功能是防御敌人。

穿过门洞进入城内,左边一条青石板路已经被清理出来。孙治刚介绍,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可前往人和门。其右侧本来也有一条路,可以通往四方街和白象街,不过这条路已经淹没在城市建设的大流中,如今这里只能看到高高的石梯。

残留城墙

或为明朝所筑

孙治刚说,太平门经历过三次大的修建,目前露出来的城墙和城门应该是明朝初期重庆卫指挥使戴鼎所筑,而清朝、民国时期都有过修补。

“我们也在城墙下发现了一些红色夯土,怀疑是宋代留下的。”他说,城墙最下端的条石有宋代特征,应该是戴鼎当时选择在宋代的基址上重新筑城。

孙治刚介绍,如今所看到的门洞,是太平门的内城门,其实太平门外还有一座瓮城,抵御敌人瓮城门则是首当其冲。

“不过,瓮城门已经彻底被损坏了,残存的瓮城方的你墙还有南城墙约50米、东城墙约20米。”孙治刚将记者带到发掘现场外一座居民楼旁边,指着石梯下的堡坎说,这就是瓮城墙。

据介绍,目前太平门城墙遗址的发掘面积为800平方米,主要发掘的是内城门及城墙,瓮城城墙则不在发掘范围之内。

民国初期

门洞里曾经住过人

在太平门最初被发现时,门洞被堵上了大大小小的石块。作为人们通行所用的门洞,为何会被堵上?孙治刚介绍,门洞被堵应该追溯到民国时期潘文华当重庆市长期间。根据文献记载,当时潘文华为了城内扩容,堵上了太平门。

“门洞里曾经还有人居住,发掘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了民国时期常用的陶质排水管。”孙治刚说,当时瓮城内1000平方米范围内有人居住,估计人们是把门洞当作储藏室之类来用了。

(重庆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