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手机版

当代中国廖氏作家简介

廖氏名人  |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4-11-13 14:44:42
    廖姓在我国300个民族大姓中排名第61位,是我国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廖姓作家则是我们400多万廖氏同胞中的杰出人物和时代精英,是廖氏家族的骄傲。

(196n年—),作家,笔名老樵,大学本科文化,四川万源市人。当过中小学及师范校教师、电视台记者、编导、《巴山文学》主编,现供职于成都某电视台。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达州市作协理事、万源市文联副主席、万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号称“中国第一部贺岁小说”的长篇小说《嘻嘻复嘻嘻》入围第7届四川文学奖。长篇小说《成都虾子》、中篇小说《爱已随风》、中篇小说《我那遥远的青涩年代》在《达州晚报》开始连载。著有长篇小说《嘻嘻复嘻嘻》、长篇小说《成都虾子》、长篇小说《乱码》、散文集《雕塑生命》。

廖小琴(1976年—),女,作家,笔名麦子,大学本科文化,四川省盐亭县人。曾做过教师、编辑、书店老板,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学新苗工程重点作者。现任成都市心理辅导咨询中心高级心理咨询师。2002年开始发表作品。2011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发表《菊奶奶的最后一件新衣》、《收割月光》、《南瓜不懂萝卜苦》、《天使的隐形翅膀》、《我和山鬼是朋友》等200多篇小说、童话和童诗。作品入选《儿童文学选粹》、《2008中国年度最佳童话》、《当代儿童文学阅读新经典》、“风铃下”文学阅读丛书、《2009年全国优秀儿童文学精选集》、《2009年度最佳童话》、《2010年度最佳童话》、《2010年全国优秀儿童文学精选集》等书籍,曾荣获2010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童话类大奖)。著有长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廖宇靖(1987年—),80后作家,大学文化,四川绵阳人。2009年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广播影视学院。2007年被中国散文学会授予“优秀华语青年”称号。10岁正式接触文学。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成都美景天呈影视传媒公司总编辑。16岁出版了首部长篇小说《边缘》(远方出版社出版),著有长篇小说《边缘》、《你的微笑》、《藏香》等。

廖时香(196n年—),著名作家、编剧,九三学社社员,四川自贡人。在省内外文学刊物上陆续发表了相当数量的中、短篇小说,引起了文学界的重视和关注,并分别获1988年四川省文学奖,创作的《人迹秋霜》获全国人口文化奖两金一银。系四川省作家协会理事、全委会委员。两届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入选2008四川十大签约作家之一,曾任《蜀南文学》杂志编辑。现任四川省巴金文学院聘任作家、自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共40集电视连续剧《许茂和他的女儿们》、32集电视连续剧《我不回家》、小说集《乐胆》、戏剧《人迹秋霜》《刘光弟》《焚香》等。

廖伦焰(1963年4月—),三国史学者、作家,笔名龙康,四川省盐亭县人。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2000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系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日史》编辑委员会理论评论部副主任。著有长篇小说《极点》、《性罪》及《龙康中短篇小说集》、《罪魁诸葛亮评传》等。

廖仲宣(1931年生—),作家,笔名丹枫,中共党员,四川盐亭县人。从1950年1月参加革命后,廖老便积极从事业余文学创作。系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曲艺家协会理事、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绵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绵阳市曲艺家协会主席。1952年调盐亭县文化馆任馆长。1981年以后任县政协副秘书长兼文史委主任。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任盐亭县政协秘书长。长期坚持曲艺创作,先后在《曲艺》、《工人日报》等全国和省市报刊上发表,其中,《比比看》获1981年四川省优秀文艺作品二等奖、《分房记》《送瓜》获1981年绵阳地区优秀曲艺作品一等奖、《情满小楼》获1982年成都市优秀文学作品奖、《两亲家》获锦江优秀作品奖、《茶馆风情》获四川省首届巴蜀文艺奖优秀作品三等奖并入选《中国农村文库》。1981年8月20日,作为绵阳地区的代表出席四川省第一届优秀文艺作品授奖大会。著有《袁诗荛》、《文同的故事》、《文同传奇》、《曲艺作品选》、《嫘祖传奇》(长篇小说)、《元妃嫘祖》等。主编有《红烛长明》《盐亭文选》《盐亭诗选》《盐亭戏曲选》《群众文艺》《演唱资料》等。传略收入《四川曲艺家名录》《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曲艺界名人录》。

廖富香(1963年—),女,著名女作家、编剧、中国当代唯一廖姓农民女作家,笔名白云,四川成都龙泉驿区人。系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全国首家故事家协会——成都市龙泉驿区百姓故事家协会会员。是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茶店镇胜利村村民,家住龙泉驿鸥鹏大道上一栋普通居民楼里。小学、初中乃至后来当代课教师,几乎没有超出过茶店镇的乡野。唯一一次越出这个空间,是她以优异成绩考入龙泉中学高中部。尽管父母十分勤劳,但要供养5个姊妹,负担很重。一次意外,更是改变了这个家庭的走向。1980年她放假回家帮母亲干活,母亲倒退播种,不料一脚踏空掉下了悬崖,母亲撒手人寰,她经受了巨大的刺激,毅然决定退学,回家务农以抚养弟妹,不久她开始在民生小学担任代课老师,大队领导见她处世干练,就让她担任团支部书记兼做妇委会工作。这时的她,平息了学生时代飞翔的梦想,那些熬夜读过的文学名著,做梦也很少梦到了,但蛰伏在心灵最深处的文学梦,有一天还是被唤醒了。她在《四川青年报》上看到一则“文学交友”的启事,寄去5元会费,很快有5名文学青年进入了她的视野,其中一位是陕西的军人,文学是人学,文学对青年而言往往是恋情的触媒,鸿雁传书,他们的“纸上爱情”进行得轰轰烈烈。她还去过位于渭南的部队,不巧男朋友即将开赴边疆,分别后,她发出的信就再无回音了,苦等一年,她靠文学打发无聊的时光。她父亲说,你也大了,要找对象就在本地找嘛,不要想岔了,她不搭话,因为这时,那5名文学青年中的教师张田生,又与她联系上了,双方家庭都不同意这门婚事,但执拗的她,相信自己的直觉,终于与张田生走在一起,没房子住,他们就住在村里闲置的安置五保户的茅草屋里,种地、担水、修剪果树,生活尽管清苦,春季的桃花漫山遍野,她俨然就是花中的女王。她怀孕后,一天在家休息,邻近中午,妹妹带来一个男人,呵,正是那位失去踪迹的军人,四目相对,均在不言中,一切都明白了,军人默默地走出了她的视野,但这背影,却构成了她深入思考“战争与女人”话题的一个不可回避的缘由。1993年她写了一则有关当地火灾的报道投给《四川日报》,这是她发表的第一篇作品,12元的稿费是种字的收获,但由此她花在种字上的时间,与种地几乎是平分秋色。1993年以后,她与老公到洛带镇一家公司打工,她跑起了供销,这一干就是10年。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她去边陲实地采访,几易其稿,完成了长篇小说《硝烟下的女人花》的写作。自己完成了心愿,但作品写得如何?能否发表?她连龙泉驿的作家都不认识一个啊。她决定挂到网上去晒晒。不料好评如潮,点击率高得惊人。她发现一个消息,为纪念改革开放